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网的博客

www.dili360.com 阅古今 行天下 品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宗旨:阅古今,行天下,品生活!定位:最权威的地理资讯百科网站,最专业的深度旅游体验平台,最具特色的个人企业互动社区。

网易考拉推荐

“扎西气娃”:澜沧江的传统源头  

2009-03-09 14:23:21|  分类: 精彩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3期

“扎西气娃”:澜沧江的传统源头 - 中国国家地理 - 中国国家地理网的博客

《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3期

“扎西气娃”:澜沧江的传统源头 - 中国国家地理 - 中国国家地理网的博客

澜沧江传统源头“神湖”——扎西气娃(摄影/张帆)

“扎西气娃”:澜沧江的传统源头 - 中国国家地理 - 中国国家地理网的博客

吉福山是按河源唯远原则确立的科学源头(摄影/张超音)

  巍巍的青藏高原上,有一片被称为“江河源区”的土地,在这里,长江源区、黄河源区、澜沧江源区山水相连。但这三条江河的源头究竟在哪里?千百年来众说纷纭。《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3月号推出《饮水必思源——人类对大河源头的渴求》特别策划,在历代科学家、探险家不懈探寻的基础上,在最新的科技手段和方法的支持下,我们将对这个问题再次做出解答。

  长江是中国第一长河,但关于它的长度却有着众多数据:5500公里、5701公里、5800公里、6275公里、6300公里、6407公里这些数据都来源于不同时期的官方文件,都具有相当的权威性。为什么同一条河流的长度会有如此多的说法呢?《长江到底有多长》为大家揭示了这些数字背后关于长江源头的探索故事。

  如果黄河源的判定可以只遵照单一的科学标准,那么一定会省去无数纷争。但是,黄河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承载了太厚重的历史,使得我们在做出判断时不能不考虑历史的因素。《黄河:在历史与现实间徘徊》一文聚焦黄河源头,是依据“河源唯远”的科学标准还是尊重长期以来形成的历史习惯,争论也就此展开。

  澜沧江源头的判定是最复杂的,1999年的《科学时报》中列出的关于澜沧江源头的说法还有9种之多;澜沧江源头的判定是最简单的,各路研究人员的标准都是同一个——“河源唯远”。《澜沧江:守住传统还是接受科学》作者将带着我们一起探寻澜沧江的源头。

  以下文字节选自《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3月号 科学家张帆撰写的《澜沧江:守住传统还是接受科学》一文:

  我们第二天中午在杂多县旅游局钟局长的陪同和一位向导的领带下,果然很快就到达了距离县城23公里的扎青乡政府的所在地。在这里,一位叫次柱的当地藏族向导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他日常就在源头地区放牧,对那一带的草场与河流了如指掌。尽管扎青乡新修的道路出乎我们的意料,但我们还是在当地向导次柱的指引下朝着源头的方向上了路。实际上,从扎青乡政府出发后的路大部分还很难称之为“路”,而且相当大的一段“路”实际上就是河道;车辆时而行驶在河水中,时而爬行在高低不平的草甸上,但这对于我们这几辆已经在高速公路上奔波了多日的路虎车来说,这才是表现它们具有强悍越野能力的道路,它们为此而生;这样的道路让我反而感觉到前途的光明,这意味着我们距离澜沧江源头越来越近了。

  一路上坐在我这辆“移动吸烟室”上、但从不吸烟的是副驾驶座上的马丁博士,他是来自美国航天局的太空遥感专家,两年前也曾参与我们对长江当曲源头的考察。对于剧烈摇晃着的车子,马丁似乎比我这驾驶员更忙得多,因为他既要注意自己的头不被撞到车窗上,更要忙着照顾他膝上放着的一部随时都开着的笔记本电脑。这电脑里安装着马丁带来的大比例的卫星影像地图,并连接着一个手持的GPS仪,这样,标记出的澜沧江源头的位置和我们现时车辆行驶的位置都清楚地显示在电脑屏上。走了近3个小时,马丁发现我们所走的这条路的方向越来越偏离源头所在地的方向,通过对讲机要求车队停下来。一下车,领队黄效文与我们的科学向导和当地向导一起在车头摊开的地图上讨论该如何走。末了,当地向导次柱十分肯定地指着西边一片辽阔的草地说穿过去就是源头。说实话,并非我不相信科学,但此时我更愿相信次柱的话,毕竟他就生活在这里,天天不知道要沿着扎曲的这些支流走多少路呢。上车时的马丁还是一脸的疑惑。

  快近傍晚的时候,向导沿着一条小河将我们带到了一片沼泽地前,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稍高起地面、插着一些五彩缤纷的藏式经幡的台地说,那里有一些泉水涌出来,叫“扎西气娃”,就是澜沧江的源头,他们当地的藏族牧民世世代代都这么认为的澜沧江的源头就是这里。此时,一脸愕然的就不仅仅是马丁一个人了,所有的人差不多都愣在那里;越过那经幡飘扬的泉台,从这里流出的一条小溪水在我们的视野里蜿蜒而去。在地图上查找到这条小溪最后流入了的扎阿曲;谁都还记得刚刚经过的扎阿曲的河道是那么的宽广、波水滔滔。无论是按照学术上确定江河正源源头的原则中的河流长度或是河流的流量,这个泉台都不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学术界争论不休的澜沧江的源头!无奈天色已晚,大家只得先扎帐篷睡一觉再说。

  第二天一早,我与黄效文和众人便走到那个泉台地观看。这个篮球场般大小的台地高出周围的地面1米多,台地里有5个彼此分开的泉水点,4个已经结了冰的泉点中有一个泉点的冰面很薄,而另一个泉点完全没有结冰仍然是水。一时间,大家难以明白这个泉台里为什么会出现不同温度的泉点,但此时众人恍然大悟:这确是民族传统上认定的澜沧江源头,但不是我们要寻找的科学意义上的澜沧江源头。黄效文将前者简称之为“传统源头”,将后者简称为“科学源头”。我想,当地人之所以将这里奉为澜沧江的源头,除了泉水的神秘性以外,还在于这个泉台在这一带地区的地貌上具有标志性的缘故吧。次柱没有带我们找到学术上的澜沧江源头,但不管怎么说,他至少让我明白了在科学家或政治家的眼里之外,澜沧江还有另外一种源头的存在。

  我希望关于澜沧江源头的争议继续下去,或许这样才能让整个世界都继续关注到源头和源头的保护。事实上,只有一个澜沧江的源头是没有争议的,那就是当地藏族同胞世世代代记在心里的传统源头“扎西气娃”,这个名字很好听,藏语中的含意更美丽,那就是“吉祥绕聚的大江大河源头”。(撰文/张帆)

  更多关于中国三条大江源头的故事请见《中国国家地理》2009年第3期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