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国家地理网的博客

www.dili360.com 阅古今 行天下 品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宗旨:阅古今,行天下,品生活!定位:最权威的地理资讯百科网站,最专业的深度旅游体验平台,最具特色的个人企业互动社区。

网易考拉推荐

从明天起,做一个有手艺的人  

2009-05-13 14:01:20|  分类: 中华遗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黄秀芳 选自《中华遗产》2009年第5期卷首语

  编辑小杨从陶都、宜兴丁蜀镇回来,就放言说要到那儿做上门女婿。大家听了一片哄笑。此话当然是戏言,但也有几分真实。他是身不能去之,心向往之。

  在丁蜀镇,给紫砂工艺师做女婿的确实挺多,当然做儿媳的也不少。上不上门只是个形式,关键是有了这个名份,再有兴趣跟着学门做壶的手艺,就等于捧了个金饭碗了。不信只要看看这些人家的住房就明了,几乎都是别墅、小洋楼,区别仅在于规模和院子的大小。面积大的,在院子里能搭个凉棚,辟个盆景园,还能停辆轿车。因一门手艺而富的情形能到如此程度,着实令人吃惊、羡慕。这让我想起中国其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多少面临的是濒危的窘境。比如我们同期刊登的斑铜,与紫砂壶相比,二者的现状就像凤凰与草鸡。然而就手工艺而言,它们其实并无高低之分。

  在丁蜀镇我曾走访了许多紫砂工艺师,走多了就发现一个秘密:紫砂从业者之间几乎都沾亲带故,互相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父子关系、夫妻关系、兄弟关系、兄妹关系、甥舅关系、叔侄关系、爷孙关系,等等等等,几乎中国所具有的各种亲戚关系,这里都有,即便没有血缘、亲缘联系,也还有个师徒关系、朋友关系。

  那天早上,我走进街边一家小店吃早点,闲聊时得知,老板是宜兴青瓷厂一位退休职工。好不容易遇到个和紫砂没关系的了,我心想。可后来我们聊到已故紫砂大师王寅春,他忽然兴致高了起来,说:“王寅春的儿子是我舅舅。”

  丁蜀镇人口约20万,据说紫砂从业者有两万人。如果其中大部分都属于这张盘根错结的关系网,会怎样?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张像大树一样的家谱,枝枝叉叉,不断旁扩、衍生,无穷无尽。其实,这正是家族式的传承法所带来的效应。家族式传承法的特点就是,父传子或师傅传徒弟,强调师承。中国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之说,师徒亦如父子,在这种情形下,师傅藏艺的概率很小。因此除却战争和政治因素的干扰,家族式传承法可以使手工技艺像生命一样代代相传。这是紫砂业至今繁盛的原因之一。

  师承有多重要呢?紫砂工艺大师徐汉棠曾谈起他授徒的详情:头3个月是制作工具,后3个月是打泥条、打泥片。打成的泥片要求一次几百张叠在一起,大小、厚薄一模一样。这有点像学书法,一开始只写一个字“永”。这就叫严师出高徒。只有如此,传统技艺才不会消失、走样。也许正是因为看到了师承的重要性,在宜兴举办的“紫砂陶全手工技艺大赛”中,一个重要的考量是,评判选手对传统手工艺技能的“传承”,没有师承,就失去参赛资格。这无疑是对传统技艺的一种有效保护。

  在北京时我认识了一位做紫砂的小朋友徐光,巧的是,他恰是汉棠先生的孙子。徐光在大学学的是信息工程,毕业后,老师语重心长地劝他回去接班,说做紫砂传人比当一个普通工程师更有意义。于是他放弃了专业,又专门来京进修美术。在丁蜀镇,这样的年轻人很多。我想起了海子的诗:“从明天起,我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呵呵,从明天起,做一个有手艺的人,既幸福也有意义啊。(撰文/黄秀芳 选自《中华遗产》2009年第5期卷首语)

  评论这张
 
阅读(202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